凤离何以忧

抖m属性的小黄文写手

全职高手国家队cos团招募

时间定于今年暑假或明年寒假
希望大家来团后一起商量时间
本团刚刚起步,国家队全员目前全部处于空缺状态
不审颜!希望一群喜欢全职的小伙伴可以聚在一起完成这个计划
有意私信我或者直接戳QQ979507200

#恋与制作人#许墨#cos向
出镜:许墨:原po
         女主:祭竺

大概是个美妆大佬韩文清?

儒风花哥cos
算是个……速报?
出镜:玦安

私心蛇燕tag
今早买了个灵蛇号第一发单抽就出了飞燕
燕燕你这么离不开尊上吗?!

繁华(二)

2. 花露
  “出大事了啊卧槽……”花露看到朋友发来的地址的时候心里只来回重复这一句话。
  对没错,花露就是文柒手底下那个挂了文柒和初心的社员,其实花露挂文柒的时候也是犹豫了好久,在挂和不挂之间纠结了好久,眼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一个离开初心,周围人对文柒的深深指责和一件一件被扒出的文柒曾经做的事情让花露直接陷入了迷茫的状态 毕竟……为这个社团干了不少事,还有周围处的好的朋友都让花露迟迟下不了决定……直到一次亲身的经历:
  “社长,明天漫展咱们社团摊要人帮忙看吗?”
  “要啊,为什么不要!”
  “看我看我!我去帮忙吧!”
  “行啊,你来吧我给你工资。”
  花露有一搭没一搭的坐在摊位后面推销周边给人,手里笔不停的记账,似乎已经把卖出去的商品看成了即将流进自己手的工资……
  “招新摊位忙不过来花露你去帮帮忙!”
  “卧槽这边卖东西的人手不够花露你来看看!”
  ……
  两天的展子很快结束,花露散了场就往家走 但是说……总感觉忘了什么东西?!算了那边没提我也不说,要不显得我多那啥啊……靠自我安慰度过两天以后,花露还没来的急问文柒要那点工资,新立的副社又开始闹腾,社团群里满满都是副社一个人的哭闹和抱怨,完全看不出曾经一片和谐……闹了两晚上的副社看见没什么人理她,有点懵逼……“卧槽这和说好的不太一样啊!”就在这个副社抱怨并且大清人的时候,花露退社了。
  本来只想着出来自己建个社,毕竟花露也是个想搞大新闻的人,结果副社又跑去跟文柒闹腾这说花露这是对她不满不服管,又逼着文柒把花露拽回社。
  花露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救火了,明明走的时候还有点放不下有点后悔,但是现在全没了,所以花露开了贴子,但是没想到还没开扒就被初心那边的人包围了,完全不能好好说句话,只能一次一次和人撕逼……“我一开始开贴的初衷是什么啊……完全没必要这么闹下去,删帖吧。”
  就在当天下午,贴吧上一条反扒的帖子悄然出现,楼主毫无技巧可言的乱喷和人肉花露终于消去了花露最后一点对初心不舍,紧接着就是各种空间、私聊来帮副社说话……“很烦啊你们不知道吗不知道吗知道吗道吗吗吗……”
  “来调解矛盾的,一定会把你和文柒之间的矛盾好的。”
  花露闭上眼点击确定……不知道这次是个什么人……

国王和佣人

在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个奇怪的国王
白天他安静善良
夜晚却凶狠残暴
这个奇怪的国王
有个年纪轻轻的佣人
国王不能被人知道他的另一面
所以年纪轻轻的佣人
被迫成为国王泄欲的工具
夜夜在国王身下婉转承欢

这样的一天终于来到
“把这个佣人给我扔进森林里”
任性国王这么说着
可怜又可爱的侍卫啊
被最信任的人丢下
只能无助的在森林深处奔逃
躲过了野兽
躲不过灵魂被抛弃的空虚
坐在高高王座的国王
听着大臣的汇报
心里没来由的被针蛰了一

空虚的夜晚没了温暖的拥抱
无知的国王还在发着脾气抱怨
“为什么没有一个称心的佣人来伺候”
日历被撕下的纸张几乎铺满地板
国王一个人撕碎华丽的丝缎
一个人打碎精美的碗碟
暴躁的国王开始怀念夜晚佣人平静却温暖的拥抱
国王大发脾气的时候
已经筋疲力尽的佣人
蜷在森林深处瑟瑟发抖
衣不蔽体
食不果腹
孤孤单单的想着国王

寂寞好久的国王
终于知道了什么是“爱”
可是爱他的人和他爱的人都以不在
国王开始渴望一个爱的拥抱
于是他下令
“这个国家所有的人都要给我一个拥抱”
一天过去了
一星期过去了
一个月过去了
国王相信自己拥抱过了王国的每一个人
但是在没有一个人给他爱的感受

手下的大臣告诉国王
“陛下为什么不把他找回呢?”
被困在森林深处的佣人
不知道这两个月外面发生的事
只是在看到国王出现在自己面前时
险些被心里的喜悦冲破了最后的防线
国王用很大的力量抱住了愈发纤细的佣人

一瞬间曾经失去的东西好像又都回来了
两个人终于不用分隔两地的后悔
两颗跳动的心紧紧依偎
“在也不会放开你了”